当前位置:首页 - 招商攻略 - 对赌招商怎么做?盘点7城市案例的经验与教训!

对赌招商怎么做?盘点7城市案例的经验与教训!

来源:园链研究院 时间:2022/12/14 17:08:41 查阅:23

       近年来,许多地方政府要求企业签订对赌协议,更有海南、重庆等多地公开发文,鼓励地方政府实行对赌式招商。投资奖励是政府招商的重要手段,面对大项目、好项目,各地都会开出优惠政策,吸引投资。通过与企业对赌来相应释放优惠政策,此招商模式日益普遍和重要。今天与大家分享几个对赌式招商的经典案例,其中有对赌成功,政企双赢的;也有对赌失败,政府向企业索赔的,供各位参考。

       01对赌招商之上海案例:引进特斯拉

       2018年7月10日,特斯拉在上海投资100亿美元生产电动汽车,这是上海有史以来最大的外资制造业项目,也是近几年,我国招商引资最具典型意义的战略性高科技项目。上海政府在土地成本、资本融资等方面,为这个项目量身定做了极具吸引力的优惠政策。作为优惠的前提,特斯拉必须在两年内形成相应的电动车产量,上缴相应的税收。这就形成了互为前提的对赌式招商。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是一个100%外资项目,面对这样一个新能源汽车制造巨头,上海给出了两个条件:(1)在寸土寸金的上海临港特批1200亩地,土地价格仅为市场价的1/10;(2)150亿超低息贷款(利率约3.9%),这就相当于特斯拉建厂,拿地,量产,不需要自己投入任何本钱,支付点利息就好。可上海政府是不会做赔本的买卖的,绝不可能让外资便宜占尽,自己独自承担风险。

       根据对赌协议:5年内,特斯拉在上海的投资不能低于140.8亿人民币,2023年底开始,每年必须交税不能低于22.3亿,如果交税低于对赌值,将无条件收回土地(可能连建好的厂也要一起收回)。

       结果,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从破土动工到投产再到量产,仅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而且随着上海工厂产能利用率以及零部件国产化率的持续提升,国产特斯拉成本持续降低,价格进一步下探,更有助于其巩固和扩大中国市场。上海市政府与特斯拉的这份对赌协议,比成功的招商引资了一个重大产业项目更为重要的标杆意义就显现出来了。“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推动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更好结合。”对赌协议的背后,体现了这句话在具体实践中的一个最好运用,更体现了上海的政府治理和经济调节手段、产业发展措施在市场经济大潮的不断磨砺中,日益进步,趋于成熟。

       2020年伊始,特斯拉使出了杀手锏,不惜成为价格屠夫。国产特斯拉Model 3在补贴后跌破30万元大关,降幅达23%。如果说进口 Model S 打开了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品牌认知,国产 Model 3 则是特斯拉对中国市场的真正放量的开始。

       02对赌招商之深圳案例:对赌中芯国际建厂

       中国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表示,已与深圳市政府达成协议,将在该市建设一座新的芯片制造厂,以在全球芯片短缺的情况下增加更多产能。

       据中芯国际周三提交给交易所的一份文件显示,中芯国际在深圳的新工厂将专注于28纳米及以上的成熟芯片制造技术,目标是每月生产4万片12英寸晶圆。新工厂预计将于2022年开始生产。

       中芯国际和深圳市政府的投资基金将对该工厂提供总计23.5亿美元的投资,其中中芯国际占55%的股份,深圳市政府的基金持有23%的股份。深圳工厂的公告是在中芯国际宣布获得荷兰ASML的深紫外(DUV)光刻系统供应近两周后发布的,分析人士将此解读为美国制裁放松的迹象,此前据报道,美国曾向荷兰政府施压,要求阻止向中国出口更高端的EUV系统。

       美国商务部要求中芯国际的美国供应商向其销售设备和材料时必须申请许可证。中芯国际表示,这一限制将削弱其使用10纳米以下先进节点开发芯片的努力。

       中芯国际是中国领先的晶圆代工企业,也是该领域全球第五大企业,能够批量生产从成熟的0.35微米到先进的14纳米的芯片,不过客户对14纳米的需求只占其总收入的一小部分。

       尽管受到美国制裁,但中芯国际去年全年业绩仍达到39.1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原因是消费电子领域对半导体的需求强劲,疫情创造的需求推动了中芯国际的发展。

       中芯国际在公布业绩时还表示,今年计划投入43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其中大部分投资用于支持成熟节点的扩张,此举有助于缓解从汽车行业到消费电子领域的芯片短缺问题。

       中芯国际在上海、北京、天津和深圳共有7座芯片工厂,其中4座生产12英寸的芯片,3座专门生产更成熟的8英寸芯片。

       根据企查查的数据显示,参与投资的深圳市重大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5月,其任务是投资于该市的战略性创新产业。

       03对赌招商之重庆案例:引进惠普

       重庆市支持对赌招商,这种支持政策与过去“砍胳膊砍腿、自残式”的粗放式优惠政策不同,而是与招商对象设立互为前提的边界条件,我方赋予某些特定的支持政策的同时,对方必须完成相应高水平产品投资和产量的目标。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全球从原材料工业到装备工业,再到一般消费品电子产业,市场几乎都萎缩了30%-40%,但笔记本电脑销售却逆势增长30%。

       此时,全球笔记本电脑老大惠普正在中国选址。有媒体报道,惠普最初是想投产在产业基础更好的长三角区域,但考虑到当地劳动力成本和要素成本较高,始终在犹豫,想寻找更低成本的地方。

       这时,时任重庆市长黄奇帆找到了惠普,力邀惠普落户重庆。

       面对重庆这样一个老工业基地,惠普简单评估后便基本否决了投资的可能,给出的原因有二,一是内陆城市物流不便,二是没有产业配套。

       针对惠普的质疑,黄奇帆向惠普提出了对赌协议——三年时间,(重庆)笔记本整机所需要的零部件80%本地化,剩下20%极少的战略物资在世界范围内配置,若三年后重庆未兑现承诺,由此引发的全部物流成本由政府补贴。

       这样的条件一举说服了惠普,双方初步达成了4000万台/年订单协议。

       有了惠普的落地承诺,黄奇帆便马不停蹄地赶往富士康、英业达、广达三家世界级电子产业代工厂,用订单撬动三家企业落户;而围绕着它们的众多零部件企业也自发跟随迁移,快速集聚,最终成就了一个“万亿产业”。

       04对赌招商之合肥案例:70亿赌“蔚来”

       这两年,关于对赌招商,最耳熟能详的例子无疑是“最佳投行”合肥70亿对赌蔚来汽车。

       2020年4月29日,蔚来以《签了!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项目协议正式签署》为题,发布了合肥国资斥资70亿投资蔚来的消息。

       我国新能源车替代是大势所趋,而蔚来在国内数十家造车新势力中称得上明星公司,是少数可以支撑溢价的高端品牌;第二,蔚来汽车的代工厂江淮本身就是合肥企业,蔚来落地可以带动合肥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发展;第三,蔚来创始人李斌是安庆太湖人,蔚来落地有“徽商回归”的示范效应。

       众所周知,造车需要“烧钱”,蔚来状况堪忧, 2020年前,蔚来每个季度亏损都在4亿美元以上,而企业的现金(等价物)加在一起还不足1.5亿美元,资金链随时有断裂风险;而资本市场同样看空蔚来,蔚来的市值从110亿美元高点一泻千里、跌至30亿美元。为了跑融资,蔚来曾先后与上海嘉定、北京亦庄、湖州吴兴等地方政府,以及广汽集团、吉利汽车等传统车企谈过,最终只有合肥愿意“赌一把”。

       根据对赌协议,蔚来与合肥一方成立合资公司「蔚来中国」,蔚来占比75.9%,合肥占比24.1%。合肥方向蔚来投资70亿,资金根据条件完成情况,分步实施,分批到账。

       1、2020年营收达到148亿(2020年实际营收162亿,已经达成);

       2、2020年至2025年总营收4200亿,总税收78亿;

       3、2024年营收1200亿元(上市6-8款车型);

       4、2025年前登陆科创板(达不到条件需回购股份,价格为投资总额并以年利率8.5%计算利息);

       在今天看来,合肥和蔚来实现了对赌的双赢。蔚来起死回生,销量屡创新高,如今已坐稳中国造车新势力的头把交椅,市值也一路飙升至700亿美金;合肥,早早收回投资,有了蔚来的加持,合肥也向“新能源汽车之都”迈进了一大步。

       05对赌招商之江苏案例:常州武进高新区索赔斯太尔

       下面是企业违约遭索赔的。2020年1月,江苏武进高新区一纸诉状,将斯太尔动力股份有限公司(斯太退,000760)告上法庭,要求企业退还一半奖励款9456万,并承担30万元律师费和仲裁费用。

       武进高新区索赔斯太尔,源于五年前的一纸对赌协议。

       2013年,博盈投资(斯太退前身)通过定向增发获英达钢构这名新主进驻(4亿元认购8385.74万股),由汽车零配件加工转型柴油发动机制造业务,吸引了武进高新区的注意。

       当时发动机制造在我国还属于新兴技术,发展前景很大。然而投资主体博盈投资却是一家有劣迹的企业,连年亏损让博盈早早戴上了ST(Spacial Treatment:对财务状况出现异常的股票进行特别处理)的帽子;而大股东英达钢构的入主手法同样值得玩味——定增规模高达净资产的两倍,却巧妙地规避了监管层对于借壳、重大资产重组的严格审核,不得不让人对其入主的目的产生怀疑。

       利弊权衡之下,武进高新区与博盈投资于2014年签订了对赌协议,高新区向企业拨付8050万的项目奖励基金和1亿元的财政奖励,同时特别约定:“若被申请人未能按照投资协议在2018 年底累计投资 30 亿,累计销售50亿,则申请人有权要求被申请人退还相关奖励的一半”。

       协议签订后,武进高新区陆续向企业支付各类奖励款共计18911.01万。但上市公司却并未如期履行约定,斯太尔在武进高新区设立的两家子公司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85亿元和0.45亿元,较“2018年底累计销售50亿”的目标相距甚远;同时,斯太尔还通过虚构技术许可业务,将园区拨付的1亿元奖励金以专有技术许可收入入账,虚增利润总额9433.96万元,三年造假逾三亿,今年6月2日,*ST斯太(000760)被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

       06对赌招商之海南案例:屯昌引进精酿啤酒厂

       海南是我国最早将对赌机制引入土地管理的省份之一。

       海南陆地面积仅为3.5万平方公里,结合全省的三线发展状况,优质土地更是稀缺。为缓解土地供需矛盾,2018年,海南出台相关意见,提出“招拍挂”方式供应的项目用地可实行“弹性年期”+“对赌协议”供应方式。

       2019年,一家精酿啤酒制造企业——“海南崂滨精酿啤酒有限公司”找到屯昌政府,计划在屯昌投资建厂,上马精酿啤酒制造项目。

       屯昌县县长梁誉腾介绍,海南崂滨精酿啤酒厂项目虽然投资不大,但却是海南省第一个精酿啤酒厂,每日生产精酿啤酒57吨,也是屯昌县第一个签订先租后让对赌协议的招商项目,意义深远。

       从投资属性看,精酿啤酒无疑是一条好项目,在工业啤酒日益饱和的背景下,中国啤酒市场呈现高端化发展的趋势,精酿啤酒被越来越多的人看好。

       然而,经查阅股权穿透图发现,这家公司的大股东是一家名为“三亚蓝城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的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在2019年之前,公司还叫“海南绿城联合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2019年1月才完成更名。也就是说,该企业可能并非一家老牌酒厂,而是一家跨界拓展精酿啤酒业务的新公司。这样一家新企业拿地,政府多少会有一些顾虑。

       另据《海南日报》报道,该企业入驻之初资金并不宽裕,希望向政府争取资金缓冲期,以用于厂房建设与技术研发。

       在这样的背景下,屯昌政府与海南崂滨精酿啤酒有限公司(屯昌分公司)签订了对赌协议。

       根据协议,企业以225万元获取屯昌大同工业园区约9.4亩工业用地,前期只需支付5年租金56.25万元。期间,啤酒厂项目达产后,连续两年累计纳税总额需不低于187.8万元,两年累计产值不低于1126.8万元,且需按照每亩安置7名本地劳动力的标准设置就业岗位,租赁期间不得转让、转租或抵押。履约考核通过后,再缴纳剩下的168.75万元;否则政府有权向企业收取违约金以及收回土地。

       以上便是一个典型的土地对赌案例,也是海南成交的首宗“先租后让”工业地块(案例)。通过土地对赌,让政府获得一个较长的考察期,从而更好掌握土地调配的主导权;同时企业也可大幅降低前期投入成本,把更多的资金投入到生产制造上。

       07对赌招商之江西案例:萍乡经开区对赌招商政策

       按照电子信息和新能源产业招商引资政策,单独选址的企业亩均投资强度要达到500万元以上,年亩均税收达25万元以上;使用标准厂房的企业投资强度要达到每平方米1500元以上,年税收达每平方米300元。这两类企业自缴纳税收当月起一年内算培育期,培育期过后算正式投产。实行税收对赌。按照规定,企业承诺项目达产达标后,从正式投产之日起,按企业所占用土地的面积计算,每亩土地上产生的年税收总额达标。若企业在任何一年未达到亩产税收目标,则不享受该协议约定的任何优惠政策及返还政策,且经开区可按土地、税务等法律法规征收其足额的土地使用税。实行低效企业退出机制。培育期过后,对连续两年税收未达税收要求70%的企业予以清退。清退企业时,已购土地按原价收回,固定资产按投入成本(包括建筑和装修)加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予以收回。清退后,企业应返还已获得的各项优惠、补贴和奖励,并自行搬迁。


阅读全文
园区招商找园链-招商代理 招商执行 资源挖掘 资源对接
园区入驻 体验园链招商服务
马上体验
大数据招商新模式
大数据招商新模式
专业招商对接落地
专业招商对接落地
重大商机及时推荐
重大商机及时推荐
线上线下精准对接
线上线下精准对接
智慧系统全网推广
智慧系统全网推广
精准流量海量资源
精准流量海量资源
专业客服全天服务
专业客服全天服务
政府推荐信誉保证
政府推荐信誉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