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动态 - 深圳人大代表忧虑重重:深圳最大的危机是产业空心化?

深圳人大代表忧虑重重:深圳最大的危机是产业空心化?

来源:园链研究院 时间:2019/9/6 9:01:13 查阅:107

       深圳是被关注最多的国内城市之一,他的产业发达也是各地招商引资关注重点。但从近年来华为大规模迁出深圳,到脱实向虚的高房价与金融业对制造业所产生的溢出效应,深圳到底要不要制造业一直争论不断。不少的论据是深圳可以发展高端制造业中的设计、研发等,深圳可以转型成科技创新之都、金融之都,至于中低端或更多达不到深圳标准的制造业,不要也罢,或自行其路,或完全可以丢给东莞或惠州。

       与此同时,以深圳市人大代表金心异为代表的专家学者,无疑对于深圳到底要不要制造业思考颇深。这位“深圳主义者”与“珠江东岸经济”首倡者几乎每谈珠三角乃至于粤港澳大湾区发展,必言深圳制造业何去何从,可见爱之深情之切。

       十余年前就被深圳人称为“网络三剑客”的金心异,数十年来对珠三角经济的深入洞悉,多篇文章人尽皆知。他2003年以网文《珠三角失去竞争力了吗?》蜚声南粤,2008年发表《南粤十一问》,成为著名的“岭南十拍”中的第一拍,《广东区域统筹发展要有新思维》一文获得广东省委省政府征文一等奖,2008、2009年两度参加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与网友及社会人士的座谈会,并荣膺2009年深圳“年度意见领袖”称号。

01深圳制造业的萎缩

       隆中对策:提出“北深圳科技型制造产业带”的初衷是什么?

       金心异:提出这一设想的最重要原因是很多人没有意识到深圳制造业的衰落。

       从外部环境来说,中美贸易战首当其冲的就是深圳这样深度融入全球市场的城市经济体,美国对中国重点高科技企业的定点打击更会严重影响深圳高新技术产业。

       从内部来说,由于2015年来的房地产价格暴涨,对深圳高科技制造业产生直接的挤出效应,深圳经济步香港后尘的“产业空心化”危机已经形成。

       具体而言,在2015年第一季度房价暴涨60%之后,深圳关内新盘已消灭7万元以下的价格,前海、蛇口、福中迅速跃上10万元每平米的新里程碑。地产商一片叫好之声,但科技企业却叫苦连天。当时极为罕见的连华为公司都出来抱怨深圳房价太高了。对华为、腾讯这样的公司来说,从政府手里拿到便宜的地建写字楼完全没有问题,但是倘若其数以万计的员工都觉得在深圳买房压力太大,那么就遑论其它收入水平远不如华为、腾讯的中小型科创企业。

       我早在2015年深圳两会上就提出:“有哪个城市有什么企业能够承受短短一年之内房价上涨一倍?这样一个巨大的冲击,市政府工作报告完全没有提及,也没有任何应对之策,这样的成本急剧抬升会对深圳既有的产业带来怎样的影响?没有人研究这些问题。”

       从近十年大量制造业纷纷搬离深圳来看,影响是极其巨大的。

       在2008年之前,深圳一直宣传自己有四大支柱产业:电子信息产业、金融业、物流业、文化产业。但现在早已不提“文化产业”了,物流业作为一个城市的基础设施,也不再被视作四大支柱产业之一了。近年来深圳似乎只着重提金融业和高新技术产业这两块了。

       在2008年之前,深圳市还曾经想要挽救自己本来是极其优势产业的十大传统制造业:家具(原有1500家企业,与东莞共同构成中国最大的家具出口基地)、黄金珠宝(曾有900多家企业,占全国70%)、钟表(原有800多家企业,产量占全国60%)、工艺礼品(原有1700家企业,曾是全球最大的圣诞礼品制造基地)、服装(原有3000家企业,知名服装品牌600多个,尤其是女装,有200多个知名品牌)、内衣(原有100多家企业,拥有黛安芬、维珍妮、安莉芳、芬怡等多个全国知名品牌)、自行业(巅峰时期曾占全球产量的接近一成,出口量则占全国的25%)、印刷(原有2200多家企业,与京沪并列为全国三大印刷中心)、眼镜(原有500多家企业,占全球市场50%份额)、模具(原有1000多家企业,产值占全国的25%),深圳市贸工局曾经出台文件竭力在深圳市域内打造10个传统产业集聚基地,但这个计划的效果显然差强人意,近几年已不复闻深圳政府对传统制造业的关心,“花自漂零水自流”,各自听天由命去了,很强势的品牌企业尚能在深圳生存,其余的只能纷纷迁出深圳了。

       搬离深圳去东莞或惠州,或者内地城市,亦或是越南等地,今天早就成为深圳制造业企业的共识。

       政府应认识到深圳高科技研发和制造外迁的原因,是深圳营商成本和生活成本的不正常急剧抬升,以及深圳产业用地的现存结构不合理。深圳营商成本和生活成本的急剧抬升,主要因素是房价暴涨,这里面有极其不合理因素,而企业和市民深受其苦。

       高房价不仅仅会逼走华为等大企业,更会扼杀年轻人科技创业的机会,最终可能会使得深圳在地区创新网络中的定位落空,使得深圳成为东莞、惠州等产业创新中心的后花园,最多是一个服务中心。

       隆中对策:不过,深圳官方给的是第二产业保持在30%左右,看起来还是重视的。

       金心异:深圳市委市政府知道要留住制造业,所以才会要保持270平方公里的工业用地,而且还说过,一二三产业中,二产的占比不能低于30%,要死守这个底线。

       我相信深圳官方对香港产业空心化所导致的结果异常清楚,而且深圳和香港还不具可比性。

       香港的问题是结构性的,一个结构性是蓝领工人失业一直没有解决,另一个是年轻人其实是看不到出路。香港的优势是,这种靠资金和财富的流动,对700万人口的城市来说,是不缺钱。

       但深圳要警惕了,深圳没有香港的优势,香港不仅仅是自由港,还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中国政府不能坐视它衰落而不管,这是不好的事。深圳跟香港比,也不能和北京、上海比,是因为深圳城市的重要性没那么高,如果你衰落了,没有人可以救你。

       深圳有2000多万人,固然可以说,制造业没了,有很多人跟着就走了,我过去也写过文章说,如果深圳衰落了,那它可能会把人口减少到1000万人,还是可以有1000万人城市的正常发展,但深圳在国家的重要性方面就不复存在了。

       但目前来说,深圳还没有完全走上香港的老路,现在如果重视的话,还是一定程度可以挽救。因为深圳比香港土地面积大一倍。实际上,如果把香港比作是纽约的话,那深圳就相当于纽约+威彻斯特县(土地面积合计1898平方公里),跟深圳差不多,我们完全有条件让制造业不空心化。

02对制造业,深圳错过了什么?

       隆中对策:地理面积是够的,加上第二产业保持30%,产业政策上再做好的话,的确是有机会的。

       金心异:深圳市委市政府确实明白这一点,但为什么又走到今天这样的情况呢?而且,据我观察,制造业纷纷外迁,直接带来的挑战就是270平方公里的工业用地实际是保不住的。

       根据政府工作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深圳第二产业占比40%左右,但这里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因为中国的一二三产业统计口径,跟国际上通行的是不一样的。

       比如说石油采油,在国际上是属于第一产业,但在我们这里属于第二产业,叫采掘业,包括煤炭工业,在国际上也是第一产业。

       这40%里面,假设按照国际通行标准,中海油采油业务已经不能算作第二产业,同样,华为大部分的增加值也算不上第二产业了。

       这是国内国外统计口径不同。我们可以说,如果用国际上通行的话,深圳的第二产业占比几乎可以肯定已经低于30%了。

       另一个数据是,按照联合国、美国、德国的统计标准,全球科创中心硅谷和欧洲科创中心慕尼黑地区2017年的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均在27%左右,而在同样统计标准下深圳2018年的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仅为25%,比硅谷和慕尼黑地区低了2个百分点。

       再举一个例子是,要防止深圳成为布鲁塞尔化。布鲁塞尔大都市圈1614平方公里、210万人,上世纪90年代布鲁塞尔大都市圈主动退出制造业,着力发展房地产业和会展经济,致使本世纪经济增速一直在-2%到2%之间徘徊,失业率长期保持在20%左右,成为西欧经济表现最差的大都市圈。

       这由此得出两个辩证问题:1.深圳是不是可以不要制造业?2.深圳如果要保住高端制造业,怎么保?为什么过去几年还在流失?

       从国际上来说,深圳土地面积是2000平方公里,是有条件留住制造业的,前面提到的纽约+威彻斯特县都拥有大量的制造业,它们也拥有27%的工业用地,属于很高的制造业比重。

       国内的话,除了北京以外,上海也在拼命保制造业,上海也认识到,没有制造业是不行的,为什么?我们可以重点谈四个方面。

       第一,仅仅有金融中心和服务业中心,如果制造业空心化,一个城市的服务业也是会流失的。事实上,过去我们看到,很多人说深圳可以把研发和制造分离,但事实上研发和制造能够分离的产业还是很窄的。大部分研发和制造是不能分离的。

       非常明显的案例就是华为,华为原来在深圳总部有8万人,8万人有7万人是研发人员,现在深圳总部只剩下了4万人,就是说至少有4万研发人员已经搬出深圳了。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而且,尤其是像ICT(信息通讯技术)产业,它是一个产业链、供应链,如果主体走了,整个链条都会走。所以,现在对深圳来说,最大的危机是ICT产业链,都往旁边的东莞、惠州转移,或者往越南转移,这样只剩下一些总部企业,对深圳来说是很危险的。

       第二,总部经济在2020年随着国家统计局新的统计核算实施之后,总部的工业增加值和外地的子公司或者工厂工业增加值不能重复计算,这样会挤破原来的统计泡沫,对深圳意味着GDP会面临着滑坡。也就是说,总部经济模式是难以为继的。

       第三,为什么要制造业?深圳一直是以硬件出名,我们在全球创新科技链条中,深圳的特色就是硬件创新,硬件中心如果硬件制造业不在了,怎么创新?比如说出一个电子类设计样品,如果工厂是在深圳市内,上午过去,中午就可以回来,但是东莞的话,基本上要耗一天时间。

       这种互动上的不方便,远远不如在深圳市内,尤其是小批量多批次的生产,公司和制造方之间需要很便捷的沟通,如果是东莞的话,就远了,会逼着这些设计和研发公司一起搬走。

       第四,如果深圳产业空心化,新的产业能不能把缺失的这部分补充起来?我们寄希望于战略性新兴产业,但它们加起来,也无法填补ICT产业外迁所留下的空白,因为这些产业规模都太小了,也看不到未来有哪几个企业可以做到像华为这种规模的。

       可能几十个销售额超百亿的公司,才能凑够华为的量,但如果说深圳再涌现50个销售额超百亿的公司,容易吗?很难的。

       隆中对策:想留住制造业,深圳最需要做什么?政策上反思的是什么?

       金心异:事实上,深圳市委市政府是很重视深圳制造业,也想方设法留下来,但在操作层面,并不知道如何达到这个目的。

       深圳最重要的是怎么确保工业用地?工业用地实在是太缺了,很多企业找不到可以盖厂房的地方,我们这几年,建了庞大的写字楼,又主推工业上楼,其实这个笼统言之是没有意义的。

       我们要追问,深圳需要什么样的产业?第二产业需要什么样的用地用房?如果全部去做工改M0(新型产业用地),深圳能不能有一个可持续增长?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深圳市在这一轮城市更新过程中,大量工改M0,开发商借此跑马圈地,工业用地不断萎缩。

       深圳本来是一个不依赖房地产的城市,虽然不依赖,但部分部门有些官员更愿意跟房地产行业合作,这是以损害深圳长远发展为代价的。

       政策无法落实很大的原因是地产商的干扰。地产商在城市更新过程中,捕获深圳的产业空间政策,一定会腐蚀政府的决策流程,使得最后的产业政策落空,实际上地产商的利润是牺牲了深圳的产业政策。

       其次,由于过去几年深圳的强区域放权,这样有利有弊,有利是调动了区级政府的积极性,但不利的一面是,使得我们整个全市的产业政策和空间政策完全紊乱。

       尤其最近几年,这些区级政府陷入一种产生转型升级的迷失,每个地方都要把自己搞成商务中心,深圳十个区域,每个区搞一个商务中心,就有十个商务中心,每个区搞一个CBD,就有十个CBD了。

       深圳需要那么多CBD吗?这个肯定是不需要的。一定要建高楼大厦吗?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

       但现实是,深圳16个重点开发片区,但这并不是由市一级强势主导要搞的,而是由各个区汇报要区搞哪里,最后汇总起来的。结果导致16个片区中,只有一到两个片区还定位于制造业,包括宝安区和光明新区,其他片区几乎都是以建成商业、商务服务中心、CBD为目标。

       这就意味着深圳全面脱实向虚,这是非常危险的。如果再不及时纠正,再任这样发展下去,深圳的危机最迟到2020年就会到来,快的话也许2019年就会看到。

       因此,这个问题必须要引起深圳市委市政府的重视。这就是我们提出的“北深圳科技型产业制造带”的根本原因。

03“北深圳科技型制造产业带”与三个圈层

       隆中对策:您详细讲了深圳制造业现状与问题,回归正题,“北深圳科技型制造产业带”具体的做法是?区域怎么布局?

       金心异:首先说下我们的建议方面,然后再详细解释。

       深圳应全面梳理“(自西向东)机荷高速-石龙路-布龙路-水官高速-深汕高速”以北地区的空间-产业资源现状,统筹整合这一东西狭长地带的产业空间,进行“北深圳科技型制造产业带”的规划。建议由市工信局(原经信委)、投资推广署应强力主导这一规划,市科创委、自然资源局(原规土委)为之配合。

       工信局应对“北深圳科技型制造产业带”内的所有各种工业园(区)进行真正具有实用性的产业政策设计,并对具体园区进行产业政策提出指导性建议。赋予市工信局在产业带内的城市更新项目的否决权。

       在这个产业带内,深圳区级政府规划了光明凤凰城、深圳北站中心商务区、北部新城、大运新城、坪地国际低碳城等五座商务新城,过多过滥,应将北部新城及另外一个片区调整为制造重镇。平湖应重点发展ICT产业,坪地应重点发展IOT(物联网)及周边产业、NE(新能源)及周边产业。

       在原特区外各区中,宝安区出台了《关于加快城市更新工作的若干措施》,要求区内“工改工”项目只能改“工改M1“或“工改80%M1+20%M0”,要求“工改工”类城市更新项目开发主体签署产业临管协议、约定单位土地面积经济贡献,避免了“工改M0”陷阱,保住了大片制造业用地。应在光明、龙华、龙岗、坪山四区全面推广“宝安经验”。

       深圳市政府2015年规定了全市工业用地不低于270平方公里,但现在这个底线确定已经被突破。各区均控制不力,不断退让。现在市政府应重申全市工业用地的底线,并将指标落实到各区。

       隆中对策:这个建议很具体很详实了,希望以此能保护深圳工业用地以及背后的制造业。

       金心异:为什么要提出这个概念?因为对深圳来说,它实际上有三个圈层,三个圈层是什么概念?有点类似差序格局,

       第一个圈层是原来的特区边防线,这条线以内是原特区内,由于在特区内外一体化之前,深圳的特区建设主要在原特区内,所以,原特区内的380平方公里已经完全形成了一个非常强大的服务中心。

       这380平方公里的制造业已经全部迁出去了,留下的全都是服务业中心,在2010年之前,可以叫做深圳的主城区,已经成为了珠三角的服务中心。第一个圈层,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关内像欧洲,关外像非洲,事实也是这样。

       第二个圈层是机荷高速和盐排高速以内的地区,盐排高速就是从排榜到盐田港这条高速,这两条高速公路以内的地区,机荷高速以南,盐排以西,这两条高速公司合围的地区是第二个圈层,第二个圈层是什么概念?第二个圈层面积大概是三四百平方公里。

       由于深圳主城区原来只有380平方公里,如果想承担并带动粤港澳大湾区,辐射珠三角以及全国中心城市,显然是不够的。

       它的主城区一定会往外扩大,我认为扩大到哪里呢?就是第二圈层。这样的话,第二圈层以内就变成了主城区。在第一、第二圈层总计700多平方公里以内,宝安中心区、大学城、深圳北站商务区都在其中。

       原来这个圈层有很多的制造业,但实际上过去的十年,这个圈层的制造业都在被迫往外迁,华为、富士康同样属于第二个圈层。

       这就是过去十年我们看得见的结果。问题是,过去这700多平方公里的企业,当它往外时,并没有迁到第三圈层。第三圈层是指这两条高速公路(机荷高速、盐排高速)以外深圳境内的地区,可是产业外迁并没有迁到第三圈层,直接迁走了,迁出深圳了。

       本来当第二圈层变成主城区的时候,第三圈层还可以保留制造业,可是第三圈层为什么没有留住制造业?这就是我们要反思的问题。

       第三圈层有没有条件留住制造业呢?其实是有条件的。这里的房价比起第一、第二圈层低很多,实际上这对于保住工业用地是有条件的,而且第三圈层有个很有利的优势是,第三圈层紧挨着就是东莞和惠州了。东莞和惠州的房价要比深圳低很多,如果第三圈层有非常好的产业政策,有大量工业用地,产业政策有效的话,我们是可以把制造业留在第三圈层。

       甚至可以让企业的普通员工留在东莞和惠州,这样便于可能买得起房子,他们的高管们住在第一、第二圈层,这是可以实现的。

       为什么没有实现?就是因为我们的强区扩权,关外的五个区都去实向虚,加上非常机械的环保政策,第三圈层是过去几年一直是环保压力最大的地区,无论是观澜河、茅洲河还是龙岗河、淡水河,这是被中央环保部和广东省环保厅盯得最紧的四条河,主要都在第三圈层。

       很显然,由于机械的环保政策,也逼走了相当多的产业,因为ICT产业链,有很多环节是必须保留的,但这些环节又是高污染的,比如说电镀,线路板,包装纸,相关的必不可少的产业,高污染,又必不可少。

       这怎么解决?本来是可以有办法的,但我们采取一关了之的办法。正常是可以采取建产业园,政府配套建污水处理厂,全部把污水收集起来处理,但我们的污水处理厂建的极其艰难、极其缓慢,而环保政策又卡得很死,最后的结果就是把这些企业逼走。

       我们希望建设的“北深圳科技型制造产业带”,主要位于第三圈层,一小部分位于第二圈层。原来都是在机荷以北,现在是往南一点,把第二圈层的一些也圈进来。所以,主要解决的是这个问题。

       隆中对策:政策配套应该如何做?

       金心异:第一产业政策上要认真研究产业链,要确保该区域的产业链的完整性,根据自己的产业链来设计产业政策,比如ICT要什么样的产业政策,IOT要什么样的产业政策,这是需要重新梳理。

       从空间上必须要遏制城市更新的M0失控的状况。从配套上来说,要把这些园区配套的跟市内第二第一圈层联系,很多人是要看病、小孩上学,是要到市内的。

       怎样把学校、医院在第三圈层合理布局?前十年,深圳确实在学校和医院上进行了大量的投资,但是,教育和医疗的投资大部分集中在第二圈层,第三圈层有一些,主要在龙岗区。

       这些区级政府一建学校和医院的时候,优先考虑放在区政府不远的地方,这就是问题所在。第二圈层过去十年,教育医疗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但第三圈层是很差很糟糕的。

       所以,这是要配套的,这涉及到地铁网络和城市快速路的网络,我们非常需要的第三圈层东西北连起来的外环高速,迟迟建不起来,迟迟不能完工,这对第三圈层发展,对整理产业空间非常不利的。这是交通的配套。

       居住的配套,我刚才也讲了,如果我们能够把第三圈层的工业用地保护起来,产业梳理好,能够把几大主要产业链留在第三圈层,让市场让地产商去东莞、惠州建房子,为这些配套。

       政府所要做的是,把产业园工业区跟东莞、惠州的居住区的交通要做好,把这些做好,就能实现资源配置的目标。

       这是配套问题,总结起来就是产业的梳理、空间的梳理、配套的梳理。这样的话,我们很有可能把科技型制造产业留在第三圈层,这也应该是深圳达到的目标。

       另外,第一、第二、第三圈层,都没有把大鹏半岛算作内,因为大鹏半岛算是深圳单独的具有特点的地区,它是为深圳保留绿地、保留绿肺,保留生态旅游休闲度假的地方,当然不排除未来发展旅游度假外,还可以有会议,有生态农业,有海洋产业,生物医药也在那边。它未来也会成为深圳的增长极。但那是相对比较远的未来。

       当务之急是整理第三圈层,这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04深圳不能被地产商绑架

       隆中对策:如果继续原有模式发展,而没有保住制造业的话,深圳会怎样?会成为地产仍然繁荣的城市吗?

       金心异:如果没有保住制造业,深圳最差结果是比香港还不足,香港金融业、服务业优势很明显,深圳不一定。

       很多人说,深圳房地产市场是畸形的,是因为供地供应太少,所以房价才涨,其实这是错的。深圳的房地产不是住宅产品的属性,它是金融投资品的属性,而且是全国投资者来投资。

       这样的属性,供给再多,也无法解决,比如北京、上海土地供给比深圳多了两倍,房价照样涨上去,因为架不住全国来投资。

       因此,所谓的深圳房价高是因为供给少,这是完全错误的。

       不排除深圳有刚需,但始终存在越高越买不起的群体,买得起的仍然是那些有几套房、几十套房的人,还是那些专业投资人。

       整体上,深圳不能被地产商绑架了,中国地产行业已经告别了黄金时代,有些地产公司该死就死,再这么保护深圳房地产行业,我觉得就把深圳的未来给搭上了。

       隆中对策:您多年来一直提很多很好的设想或政策建议,有些被相关部门肯定采纳,有些也不见得有效或乐观。持之以恒提建议是否会有失落的时候?

       金心异:我觉得我们爱这个城市,为这个城市殚精竭虑,这是发自内心的,我们去努力了,但努力没有结果,就不是我们的事了。该我做的我做了,该别人做的不做,我有什么办法呢?对不对。


园区招商找园链-招商代理 招商执行 资源挖掘 资源对接
今日已有75个园区体验园链招商服务
马上体验
大数据招商新模式
大数据招商新模式
专业招商对接落地
专业招商对接落地
重大商机及时推荐
重大商机及时推荐
线上线下精准对接
线上线下精准对接
智慧系统全网推广
智慧系统全网推广
精准流量海量资源
精准流量海量资源
专业客服全天服务
专业客服全天服务
政府推荐信誉保证
政府推荐信誉保证
本平台数据来源于互联网和相关企业,园区官方提供,由于数据的更新滞后,所有数据仅供参考,需要获取最新数据,请直接联系 平台客服或者园区相关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