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动态 - 频频刷屏的黄奇帆,到底有什么魅力?

频频刷屏的黄奇帆,到底有什么魅力?

来源:园链研究院 时间:2019/9/29 14:09:37 查阅:56

       或许很多人都注意到,近期,黄奇帆无论是谈招商引资还是产业发展或者中美贸易战的很多演讲都刷屏了,近期,黄奇帆又在演讲中谈到中国的制造业,特别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9大行业要取得成功,关键要着眼于0到1、1到100、100到100万、100万到几百万的四个重点环节。那么黄奇帆到底有什么魅力?

       几个月前,还在成都的时候,有地产公司的朋友咨询我,请黄奇帆到成都做一个讲座的可能性。后来他又说,领导又觉得敏感,一个重庆的前市长来到成都,总是怪怪的。

       其实不光是成渝两地的关系微妙,一个“退休干部”出来讲话,向来都不是容易的事。

       看起来,黄奇帆处理得很好。从重庆市长的位子上退下来,他的声望没降反增。在干部身上,这是绝无仅有的现象。

       他正在蜕掉“官”的色彩,获得作为一个人的魅力。

       最新流传的几分钟他关于香港问题谈话的视频,就说明了这一点。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搜过来看,再看下面的内容会更有针对性。

        我感兴趣的是黄奇帆的语言风格。他讲话速度很快,有点像脱口秀,比喜欢自拍视频的胡锡进不知高哪里去了。

        除了一两句套话外,黄奇帆全部是大白话,是“人话”。比如他斥责那些认为深圳GDP超过香港就可以取代香港的看法,是“小儿科”。他没有使用SB或者弱智这样的话,但意思也差不多了。

       如果黄老师开一个视频节目,一定能有不少观众,他可以成为真正的“政治主播”。放眼大陆,没几个他这种级别的官员还可以抛开“级别”靠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

       对他来说,曾经的级别现在看来更像是束缚,他正在小心翼翼地甩掉这种束缚。这不是太难的事,毕竟他曾经先后和重庆两位问题书记共事,在江城还在苦苦清理遗毒的时候,他不但全身而退,还彻底摆脱了出来。

       对一个官员来说,这简直是非凡的成就。在那种独特的语言系统浸淫多年,还能使用自然的、民间的汉语,这绝不容易。语言的魔力就在于,它不仅是字词符号,也是思维本身,不是人决定语言,而是语言决定人。

       中国独特的体制语言(政府报告、人民日报和新华体),其实是一个封闭系统。一般人很难掌握,一旦掌握则又会成为终身牢笼。所谓打官腔,就是这个道理。

       黄似乎有一种特别的能力。他拥有在两个系统自由切换的能力。他既可以和共事的书记相处融洽,又能独善其身;同样,他既能应付那套语言,又能保留个人思维。

       他的成长经历有助于他获得这种能力。1952年出生的他,16岁就在上海当工人,很早就评上工程师,进入政府工作。他一直在上海的经济系统工作,后来又到中欧商学院进修。

       这让他成为“技术官僚”的代表人物。这个群体曾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力量,如今就像黄本身的命运所昭示的那样,逐渐淡出。

       网络舆论对他的追捧很耐人寻味。事实上,在过去相当长时间,媒体一直欣赏这种“有个人风格”的官员。他们生动的语言,能够关注具体问题的能力,让他们成为两会上最明星。

       这种“个人魅力”之所以成立,前提就是那个沉闷的语言系统作为背景。从人的本性出发,人们希望看到有个性的语言,希望看到质朴的风格,希望看到官员身上充沛的“人性”。

       本质上来说,人们希望这些人能够冲破那一套语言系统和思维方式。

01黄奇帆谈香港存在的意义:

不要用GDP来衡量香港!

       现在有些传言,北京、上海、深圳GDP已经超过香港,所以香港用处不大了,中央要用深圳取缔香港,这个说法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超级IP黄奇帆,曾任重庆市市长,现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他是上海浦东开发的功臣,也建设了一个全新的重庆,被誉为“最懂金融的市长”。

       近日来香港社会动荡,出现了一些质疑的声音,黄奇帆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在一国两制下,香港的地位是无法被替代的」。

当前香港问题如何看待?

内地不断开放,对香港的冲击有多大?

       (1)香港的定位

       香港是我们国家的一个金融中心、贸易中心、航运中心,也是一个重要的经济中心。这个中心的地位,又跟上海、北京、深圳同样也是经济中心、金融中心、贸易中心或者港口航运中心有什么不同呢?就是一国两制。

       (2)不要用GDP来衡量香港

       即使再过20年、30年,上海、深圳或者其他城市,它的经济总量,哪怕是香港的2倍、3倍,甚至5倍,香港的地位照样是不可替代的。所以,不要用GDP超过了香港,就好像香港可以替代,没这回事。

       (3)香港存在的意义

       中国再开放,也不会搞资本主义制度,100年、1000年也不会,但是,香港就是一个资本主义制度。香港的金融中心、贸易中心、经济中心、航运中心,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的深圳上海的金融中心、贸易中心、经济中心、航运中心,在开放的角度上有相通之处,但又有基础性制度不同的地方,这也就是香港存在的意义。

       (4)中国的经济体量大

       香港的GDP再过10年、20年,中国的经济体量大,所有自然经济规模会超越香港,但是它的主要功能不在于GDP本身有多大,它就那么700多万人,怎么能跟你1亿人口的一个省,或者几千万人口的一个中心城市,来做这种比较呢?

       (5)40年来中国引进外资一半左右来自香港

       40年来,中国引进外资,从一年引进几十亿、几百亿,后来到了1000多亿,基本上稳定在每年1000多亿,过去五年,我们引进了6500亿。这40年来,每年引进外资的45%、55%左右,是香港这边投过来的。以前我们经济规模很小的时候,香港占外资的百分之五十几,那么现在经济规模已经大到很大很大100万亿了,上海的经济规模2006年开始超过香港了,深圳的经济规模在2016、2017年也超过香港了,但香港占外资的比重没有下来,去年还是54%。什么道理?它就是全球资本通过香港这个跳板进入了中国,它就是一个资本主义的金融中心、资本市场中心、经济中心。人家可以利用这个跳板,间接进入中国,所以这个五十几的外资,你可以说是香港的,也是全球的。

       (6)不要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大家不要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好像因为香港不行了,有点乱,所有用深圳去取代它,不要有这种想法。我觉得网上有这些文字,都是小儿科的一些文字。

       (7)香港也是投资海外的跳板

       40年来,中国引进的外资有一半左右来自香港。香港是国际资金进入中国内地的重要跳板,而2018年内地对海外的投资,58%是通过香港进行的。

       香港由于属于“英美法系”,再加上英语的流行,自然跟伦敦、纽约两个金融中心保持了密切联系,再加上背靠中国内地这个庞大经济体,所以能成为“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香港作为综合门户功能、超级联络人的功能会长期存在。

02黄奇帆:中国制造业成功关键

在这几个重点环节

       9月18日举行的“2019创新与新兴产业发展国际会议”的创新设计助力新兴产业发展分会上,黄奇帆表示,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是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必由之路,创造高品质生活的内在要求,也是维护国家安全的基础保障。

       战略性新兴产业涵盖许多新技术、新产业、新领域,世界各国都根据自身产业基础与发展实际明确了主攻方向。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分类(2018)》,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新材料、生物、新能源汽车、新能源、节能环保、数字创意、相关服务业等9大领域。

       黄奇帆说,战略性新兴产业具有知识技术密集、资源消耗少、成长潜力大、综合效益好等特点,与新发展理念的内涵一脉相承。

       2008年~2017年的10年间,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平均每年带动GDP增长超过1个百分点,增长贡献度近20%,有力支撑了经济高质量发展。

       当前,随着全球进入第五轮产业转移和要素重组,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必将以“鼎新”带动“革故”,以增量带动存量,为推动我国产业结构迈向中高端、加快构建现代产业体系提供坚实助力。

       同时,战略性新兴产业契合最新科技创新方向,能够带动大量创新投入、集聚大量创新人才、产出大批创新成果,推动现代产业技术体系加速构建。

       2012~2017年,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上市公司的研发投入强度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高出50%左右,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发明专利年申请量由16.7万件增加到36.8万件,占全球比例从不到30%提高到接近50%,新一代移动通信、核电、光伏、高铁、互联网应用、基因测序等技术达到全球领先水平,为我国建设世界科技强国提供了有力支撑。

       黄奇帆说,我国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关键要着眼于技术创新、产业培育的四个阶段。

       首先,更加重视基础研究投入,提升“0到1”的原始创新供给水平。

       《2018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全国共投入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19677.9亿元,R&D经费投入强度(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为2.19%,比上年提高0.04个百分点。R&D经费总量位列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

       不过,黄奇帆表示,虽然中国政府这些年高度重视研发投入起到了实质性的效果,但用于“核高基”的研发费占比不高。

       上述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全国基础研究经费1090.4亿元,比上年增长11.8%,占比为5.5%。

       黄奇帆做了一个横向对比:美国的研发经费占GDP4%,其中用于“核高基”的占比为17%。G20国家的研发经费中,重大核心的研发费平均占比为20%。

       黄奇帆说,中国的研发投入体制有“杂、散、小”问题,需要对研发经费投入的形式主义、花架子进行调整。

       其次,更加重视科技成果转化,畅通“1”到“100”的创新成果应用渠道。

       黄奇帆表示,全世界从“0到1”,也就是专利转化为生产力的平均比例为40%。但中国“0到1”的专利转化成生产力的比例只有10%,其余90%束之高阁,没有转变为生产力。

       为什么美国可以达到40%的转化比例?黄奇帆说,美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拜杜法案》,根据这一法案,投资者拥有1/3的专利,创新发明的专家也拥有1/3的专利,另外1/3给予那些善于把专利转化为生产力的中小企业。

       “这个机制,我们目前是没有的,所以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才能让中国的知识产权转化真正到位。”黄奇帆说,让千千万万个发明专家、教授,从学校、实验室和研究所出来跑到孵化器,是对专家很大的浪费。

       三是更加重视创新型企业培育,加快“100到100万”的大规模产业化。

       从专利转化为生产力之后,黄奇帆说,就需要加大投资,这个过程需要有风险投资基金、私募股权基金A轮、B轮、C轮不断地投入。

       黄奇帆说,私募基金要培养战略性的长远眼光,而不能光靠政商关系的投机搞“短平快”,这都是没出息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不仅要有很好的科创板,还要建设非常有效的私募基金、风险投资基金的运作体系。”

       在对科技类企业的推动方面,黄奇帆说,私募基金起到了“啄木鸟”的作用,把有前景的,可能有几十倍、几百倍扩张能力的,从“100到100万”的独角兽选择出来。与此同时,私募基金也可以起到企业“智囊团”的作用。推动企业一轮一轮增长。

       四是更加重视产业集群发展,实现“100万到几百万”的链式反应。

       对产业来说,黄奇帆说,还要想办法把独角兽、把规模化产业变成一个集群。

       这种集群分三种,一是产业上中下游产业链形成集群。比如:华为的服务器产业链上与其配套的中小企业有7000多个,华为手机零部件有一千多个配套企业,这样就有一个产业链的集群。二是有了产业链后,会有一套跟产业链配套的生产性服务业体系形成,包括物流、结算、金融、融资等。三是当上述两个集群形成,同类项也会聚集,于是,“这个城市、这个国家,成了世界重大产品的产业链集群、服务业集群、价值链集群的所在地,工业就真正发展了。”

       黄奇帆说,这些方面的特征如果展现了,一个欣欣向荣的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就到位了。


园区招商找园链-招商代理 招商执行 资源挖掘 资源对接
今日已有75个园区体验园链招商服务
马上体验
大数据招商新模式
大数据招商新模式
专业招商对接落地
专业招商对接落地
重大商机及时推荐
重大商机及时推荐
线上线下精准对接
线上线下精准对接
智慧系统全网推广
智慧系统全网推广
精准流量海量资源
精准流量海量资源
专业客服全天服务
专业客服全天服务
政府推荐信誉保证
政府推荐信誉保证
本平台数据来源于互联网和相关企业,园区官方提供,由于数据的更新滞后,所有数据仅供参考,需要获取最新数据,请直接联系 平台客服或者园区相关负责人。
 <